刘家富

2012-08-06 14:33:48 作者:admin 来源: 浏览次数:0

\

刘家富同志简介
 

    刘家富,1940年10月生,中共党员,推广研究员,长期扎根基层。1985年起带领团队首创大黄鱼人工增养殖技术,保护了大黄鱼资源;并在我国形成了年产8万多吨,直接产值60多亿元,30多万人从业的大黄鱼产业。推动了我国“以大黄鱼等多种类为代表的海水养殖第4次浪潮”,发展了我国海水鱼类资源保护和开发理论。被业界称为“大黄鱼之父”。曾获农业部科技进步三等奖(第2)、农牧渔业丰收奖三等奖(第1),福建省科技进步三等奖(第1)、一等奖(第1)各1项。多次获科技部、农业部的“全国重大科技成果推广突出贡献者”、“全国农业技术推广先进工作者”、“星火计划先进个人”、“全国优秀水产科技工作者”和福建省“有突出贡献的农业科技工作者”、“十佳农业科技推广工作者”等称号。为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大黄鱼之父
   ——记宁德市老科协理事、水产技术推广站研究员刘家富

    记得在1997年,我随着我的老师从上海第一次慕名来到了位于宁德市三都镇秋竹村的原宁德地区水产技术推广站试验场考察大黄鱼养殖。从那时起,那艘破旧而百孔千疮、但仍屹立不倒的船只已在我脑海刻下一个不灭的历史印记。它承载着一个我们熟悉的人物,有着“大黄鱼之父”之称的宁德市水产技术推广站刘家富推广研究员的平凡而不缺伟大的故事。

    当你乘着游船游荡于三都澳时,那铺天盖海的大黄鱼养殖网箱和鱼跳人欢繁忙生产景象即刻映入你的脑海。说起大黄鱼,真是家喻户晓。特别是老一辈的人更是印象深刻。上世纪70年代前,海上千帆竞发万桨奔忙捕捞大黄鱼,那一尾尾4-5斤重的野生大黄鱼曾是我们佳节走亲访友的上佳礼品,可现在已很难很难再见到了。代之的是网箱养殖的大黄鱼。你知道它是怎么重上百姓餐桌的呢?说起这,我们不得不又要关连起这位渔民的老朋友—推广研究员刘家富了。
    (一)
    刘家富1940年出生于贫苦渔民之家,1969年毕业于上海水产学院鱼类学与水产资源专业,1981年底从连江县水产技术推广站调到原宁德地区水产技术推广站,带来的唯一家当就是几大缸的鱼类标本和几纸箱鱼类养殖资料。时值大黄鱼资源因过度捕捞而濒临绝迹。如何拯救大黄鱼资源,并让其重回普通老百性餐桌?这已成为社会普遍关注的课题。他知道,必须解决这一“离水即死”的中下层洄游性鱼类的繁殖与养殖技术。这可是当时许多专家认为不可能实现的世界性科技难题啊!作为一个学习鱼类资源的水产科技工作者,面对基层科研资源贫乏的现状,他深感肩上的重任。但他凭着一颗执着的心,迎难而上了!他知道,也许等待他的不是掌声而是嘲讽;不是鲜花而是棘荆。他相信路是靠人走出来的。从此他不得不迈出了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崎岖坎坷的探索之路。
    此后,他对官井洋大黄鱼产卵场进行了深入调查与反复思考;深入古田鱼种场学习家鱼人工繁殖技术;蹲点西陂塘、秦屿垦区商品鱼基地实践鱼类养殖技术。1983年,一个大胆的设想终于酿成:利用官井洋内湾性大黄鱼产卵场的种源条件,开展大黄鱼人工繁殖及增养殖技术研究。他的多次呼吁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该项研究终于1985年春启动了。但如何获得人工繁殖的大黄鱼种源,以及接踵而来的临产亲鱼采集、人工授精、野生大黄鱼保活驯养、亲鱼培育、人工催产、自然产卵、仔稚鱼培育、增殖放流、网箱设置、池塘挖建、养殖技术…,每一个技术环节都是一只拦路虎。之前,一些高等院校与科研院所的有关专家学者曾开展过一些研究,但在这方面均未取得突破。无现成的经验可供借鉴,研究的难度可想而知。做,可能面临失败;不做,几年后大黄鱼将可能彻底绝迹。他最终选择了做,他相信自己有能力把它做好,相信“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
    从此,他凭着搜集、整理的我国4大家鱼及国外海水鱼人工繁殖技术资料和自己积累的鱼类人工繁殖及养殖的经验,设计了至今仍不失其先进性的技术路线和技术方案。从1985年起,他顶风迎浪,“游弋”于官井洋大黄鱼产卵场,开始了寻觅临产亲鱼和保活驯化野生大黄鱼的征程。在同事们的共同努力下,当年初获育苗成功,育出7374尾鱼苗;紧接着的5年科技攻关,上述的一道道技术难题都被艰难地攻破。1990年终于实现了百万尾规模的大黄鱼全人工批量育苗。
    进入90年代后,面对各界“大黄鱼养不大,无养殖开发前景”的众议,他坚信这也是个可以攻破的技术问题,并提出“深化养殖技术研究,建立闽东大黄鱼养殖支柱产业”的宏图战略。在缺少资金、设备情况下,他于1992年主持注册了宁德地区水产技术推广试验场作为大黄鱼养殖技术研发与推广站的“五有站”建设基地。他与他的团队经历了以“破船作住房,土坑为苗池,毛竹当水管,木塞做阀门”的艰辛历程。1996年7月间,育苗室被台风掀得一片狼藉而坚持照常育苗。当台湾同行看到每口池里照样游着一群群活泼的大黄鱼苗时,不禁感叹:“在这样条件下,你们都能育出这么多大黄鱼苗,真是不可思议!”。刘家富他们就是在这样条件下攻克了大黄鱼多季人工育苗和桡足类规模化开发技术,解决了养殖大黄鱼的生长速度慢的难题,确立了网箱和池塘养殖技术与工艺。这为以后的大黄鱼养殖产业化奠定了坚实基础。
    1996年起许多水产科技人员下海育大黄鱼苗致富。一些养殖户要以优惠的待遇聘请他,但他为了肩负的全市水产技术推广和大黄鱼产业技术研发重担而不为其所动,始终坚守岗位。为了建设技术团队,他想方设法引进高等院校毕业生和派人员到高等院校深造。为了解决基地建设和试验经费不足问题,他培养育苗技术能手开展育苗与有偿技术服务创收。通过10多年不懈努力,使试验场具备了原良种繁育、环境监测、病害防治、技术培训、科技信息等5大服务功能,实现了600多万元资产积累,从而使宁德市水产技术推广站在省内率先实现了农业部提出的有技术队伍、有试验基地、有培训场所、有服务设施、有经济实体的“五有站”目标,成为我省水产技术推广系统的一面旗帜。与此同时,也实现了大黄鱼养殖产业化,并构建了较为完善的产业技术支撑体系。历数整整25年的艰苦历程,他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实现了闽东人民的梦想,实现中国人的梦想。但其中的辛酸苦辣,只有他自己知道!
    (二)
    他现已年过7旬,为大黄鱼事业已整整奋斗了25年。
    想当年在试验场,他身着背心、短裤,趿着拖鞋,指着那艘见证其创业史的破木船的后舱告诉我:“当时试验场刚成立,老伴发病直致瘫痪。大黄鱼养殖试验正紧张进行,没办法脱身照顾她,只好我到哪儿就把她带到哪儿。她在这船上也住了好几年,上船下船都靠自己背,抓屎擦尿更是寻常事。后来条件好了点才在城里请了个保姆照顾。想想真对不起她”。
    他还经常自责对不起自己的独生女儿。哪个当父母的对自己的独生女不是呵护有加?可是,刘家富的独生女却缺少那种呵护,有几年过得简直就是吉普赛人的颠沛流离的生活。那年女儿念小学四年级,他去学校三年级找,为这事让孩子埋怨了好几年。女儿10岁时,寒假里没人照料,适逢搞大黄鱼标志放流调查,只好带上女儿出海,一连就是几个昼夜,船在风浪里上下颠簸,孩子一天吐到晚,连黄胆也吐出来了,喉咙喊哑了,眼泪哭干了,同行的人谁看了都不忍心,纷纷劝说,回去吧,回去吧。可作为爸爸的刘家富就是不叫返航。同样是为了大黄鱼事业,他当时有10多年没回老家为父母上坟扫墓了……。
    刘家富对妻子柔,对女儿刚,对自己呢?狠!1995年他在试验场工作时,不慎右踝跌成粉碎性骨折,手术后加进一条钢筋,原本年底就要住院取出的,但因为住院要花半个月时间,他放不下事业,舍不得浪费哪怕是一天半天的时间,所以到现在腿里的那条钢筋还未取出。
    (三)
    说到刘家富的贡献,不可谓不大。刘家富和他的团队无论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创立了史无前例的大黄鱼人工繁殖、育苗与增养殖核心技术。以我国海水鱼类养殖资深专家雷霁霖院士为首的专家组对该项目成果评价为:属国内外首创,居同类研究的国际领先水平。“大黄鱼人工养殖技术研究与产业化”获福建省2010年科技进步奖一等奖。该研究成果不但拯救了我国大黄鱼资源,而且还在我国形成了年育苗10多亿尾、养殖网箱40余万个、产量8万多吨、产值40亿元的大黄鱼养殖产业,确立了大黄鱼的“国鱼”地位。同时还带动了渔网具制作、饲料供应、交通运输、内外贸易、土木工程、水产加工、旅游休闲、技术服务与劳务等许多相关行业的发展,直接与间接从业人员达30万人。目前,大黄鱼已成为我国8大优势出口养殖水产品之一和最大规模的网箱养殖鱼类,闽东地区已成为全国最大的海水鱼人工繁育和网箱养殖基地。
    为此,他受到了党和人民的充分肯定和社会的广泛赞誉,先后被原国家科委及科技部、农业部、中国水产学会、福建省委与省政府、宁德市委与市政府分别授予“全国重大科技成果推广突出贡献者”、“全国农业技术推广先进工作者”、“全国优秀水产科技工作者”、“全国星火计划先进个人”、“福建省有突出贡献的农业科技工作者”、“福建省十佳农业科技推广工作者”,“福建省优秀共产党员”、“宁德市科技重大贡献奖”等称号。2006年起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这只是对一个长期奋斗在基层水产科技工作者做出贡献的肯定。但刘家富从不把这些荣誉挂在嘴里,最使他魂牵梦萦的还是大黄鱼!
    刘家富“老”了。多少人劝他:“你都快70岁的人了,别再折腾了,身体要紧,该好好休息了!”。但他还是不服老,现仍然奋斗在大黄鱼事业的第一线上,继续为大黄鱼事业贡献其余生力量。
    谁都清楚,是你让大黄鱼获得了重生,你不愧为“大黄鱼之父”之称!
 
                                                 (刘招坤)

 


关键词:刘家富

相关文章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版式权所有 福建省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
协会地址:福州市五一中路49号先施大厦月座5H
协会电话:0591-87117363 邮箱:fjslk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