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低碳生活

2011-10-28 17:09:47 作者:admin 来源: 浏览次数:0

安溪县老科协  李垦艺
走路,骑脚踏车,用笔,拿锄头,这就是我的低碳生活“三部曲”。
我出身一个穷山村的贫苦农民家,于上世纪40年代中期开始上小学,到小学有1公里路程,来回全靠自己走路。小学毕业后种过田,边劳动边学习,考上初中、高中,家到县城学校距离10公里地,因为经济困难,没有办法在学校寄宿,只好靠两张脚底板走路通学,每周仍需翻山越岭到家里肩挑粮米、柴草(燃料)、咸菜,遇上风霜雨雪,步履维艰。12年上学路,慢慢走习惯了。考进福建农学院,恰逢建新校园,上基础课期间每周一天劳动课,拿锄头开荒、挑土建校园,虽满身大汗,也不在乎。
    毕业后被分配到同安县农业部门搞农业技术推广,当时在雷锋精神鼓舞下,学会骑脚踏车,心中无邪天地宽,整天风里来,雨里去,居无定所,食无定时,走田头,进村头,爬山头,入果园,还是乐在心头。尔后领导调我到宣传部门习作新闻,搞好报道。三年时间,写出新闻、通讯、特写、言论、调查、散文近百篇。乐此不疲地在同安工作多年,有一个夜晚,圆月当空,“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有位领导招乎我看电影去,我开玩笑地问他,今晚县城放映三部电影,你看哪一部?他不解地反问我,哪三部?有“脚印”,有“车轮滚滚”(指脚踏车),我当然去看“望乡”。过不了多久,领导了解我的心思,照顾我调回家乡安溪做事。我心里充满着火热之情,倾注于果园茶山秀水之间,尽心尽责搞好新技术、新品种、新农药、新肥料、新农具的推广工作,同时撰写调查、试验论文40多篇。
    退休之后,我没有留在城里加入老干部队伍安享晚年,而是回到摇篮之地。这里山体潇洒,溪水潋艳,林木多姿,有山水可居而安,有田可耕而食,手拿锄头走进曾经劳作过的田园不为稻粱谋而播种耕耘,闻犁头掀翻的泥土芳香,看四季瓜菜花开花落,让曾经躁动过的心灵栖息在真善美的园苑里。有一天,我从地里回家,小外孙女见我满头是汗,问爷爷今天干啥?“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外孙女爽朗地吟诵着“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逗得全家多开心。几年下来,我种一亩地里的稻、粱、豆、薯、菜,从不喷洒农药、除草剂、小用化肥,多施农家肥,所获丰收果实,无污染,自然纯真。如今新房一座,老伴一个,读书自由,涂鸦由我;或装点心灵,或为心灵整容。提笔抒写历经人生沧桑后回归田园的真实感,以淡定无尘的心态谱写乡恋之歌。幼少青壮老,人生如旅。我将农艺、新闻、文学领域里辛勤耕耘的果实,精挑细选,分为三类:一是调查、科学技术、论文为茶果文论;二是散文、诗歌为田园之歌;三是特写、通讯、言论为村头纪事,筐成《垦园集》、《乡恋》两部书相继出版发行。2003年6月应县志办之邀,为主编修《安溪寺庙大观》,经搜集资料、寻本究源,撷菁摒讹,而后撰稿修文,于2007年6月由海风出版社出版。2007年11月3日,安溪县老科协成立,老科技人员一致推选我当秘书长。6年多来,风雨无阻地坚持从老家骑脚踏车上班,既能锻炼身体,亲近自然,还低碳环保。我年事已高,没学上用电脑打字,坚持用笔头爬格子,在搞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县农业与茶果局邀我主编《安溪县农业志》,与他人合作编撰《清水岩志》,均即将付梓。
    走路、骑脚踏车对我来说,是因条件所限,则是惯性使然。我认为这不仅仅是一种交通方式,也不仅仅是一种健身之道,更是一种人生态度。现在,我时常走路到园地里播种栽秧,尽享“东篱采菊”之乐趣。每当我骑脚踏车兜在乡间水泥硬化路上时,“满目青山”,富有灵性。在我的眼帘里,故乡的风土人情依然那么纯洁美好;“农哥”们的脸庞和笑容依然那么纯朴和善良;山水草木依然那么多情动人;“哇声一片”依然那么顺耳动听……每当我爬格子写一文章或见报刊或出版时,我感到的不仅仅是身体的放松,更是灵魂的净化。
关键词:我的低碳生活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版式权所有 福建省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
协会地址:福州市五一中路49号先施大厦月座5H
协会电话:0591-87117363 邮箱:fjslkx@163.com